涛涛的杂念

一个躯体两个世界,一边走不出哀伤,一边在追求快乐。

似是非是

| 2 Comments

持续了两周的细雨,绵绵不休,似乎没有停歇的迹象。傍晚偶尔的雨驻,打开窗,雨后的清新扑面而来。天色已晚,夜幕下的路灯泛着橙黄色的光芒,耳边蛙声阵阵,不绝于耳。城里的时光没有尽头,让你不知不觉中晃过了一季又一季,一年又一年。特别是在上海,说是光怪陆离的城市,倒也是霓虹璀璨,浮华漫天。朋友都说这里只有两季,没有那么明显的节气,呆久了,你也会觉得如幻灯片式的日复一日,没有感觉,没有生气。

这个时节,家里应还在农忙中。想来最近已经有些时日没往家里通电话了。昨日接到父亲的电话,聊了些家里的事。我问父亲家里有没有下雨,父亲说正旱着呢,都在忙着浇地,刚种下的玉米,不浇不行。

回想起来,已经很久没有农忙的时候在家里,现在机械化的普及使得农活也轻松了很多,不过在炎炎夏日,烈日下的收获还是辛苦的。记得小时候,这个时节是我最怕的。那时收割机还没像现在大范围使用,都是用镰刀收割,然后打场,碾下来麦粒,把麦秸堆成垛,最后再装袋的。小孩子一般是要在自己地里或是乡间的路上捡拾麦子,碾成麦粒,半袋或是一袋的,换西瓜吃。夏日的炎热和蚊虫的叮咬使得自己最不愿意下地干活。倒是换成的西瓜,吃起来还是甜如蜜,笑的也最开心。上了高中以后,渐渐的远离了田间地头,乡间的快乐也少了许多,而自己也越发的珍惜和怀念儿时。耳边布谷鸟的鸣叫,地头桐树下的阴凉,乡间小路上的欢笑,眼前金黄色的麦浪,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,现在又有些许向往。 的确,我有点想家了。

如今无谓的忙碌,充斥着自己的生活,渐行渐远的倒是自己最愿意亲近的气息。在这个节奏与压力与日俱增的城市,理想总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淡化,青春的自己是否还记得曾经的无限想象?似这般日复一日的工作与生活是否就是自己一直所追求的美好?自己还要蜗牛式的朝着暗无天日的梦进发吗?是不是应该重新找寻自己的方向?

 

Author: taotao

一个躯体两个世界,一边走不出哀伤,一边在追求快乐。

2 Comments

  1. 每当遇见一个有代表性的时段,总会想起之前很多的事情,这是漂泊在外想找寻的归属感所致.
    前天抬头看见大片绿色成荫的杨树,突然想起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在夏天见过这个北方的植物了,一直是春节的时候回家看见光秃秃的树枝,却忘记了它夏季的模样,想起一首歌《故乡的云》
    归来吧归来哟
    浪迹天涯的游子
    归来吧归来哟
    我已厌倦飘泊
    我已是满怀疲惫
    眼里是酸楚的泪
    …….

发表评论

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.


:wink: :twisted: :roll: :oops: :mrgreen: :lol: :idea: :evil: :cry: :arrow: :?: :-| :-x :-o :-P :-D :-? :) :( :!: 8-O 8)